中国韶山网总顾问,毛新宇

 左太北 中国韶山网顾问

  左太北是原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的女儿,1940年出生于太行山上,衣着朴素,热情开朗,讲话率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计划司副司长,2000年退休。其父左权,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军事干部,黄埔一期的学生,和彭德怀同为湖南老乡,两人在最艰苦的抗战时期,并肩战斗在太行山上,友情深厚。左权1942年在日军大“扫荡”中被炸身亡,其牺牲地山西辽县因此改名为左权县,以示纪念,左权也是我党抗战时期牺牲的最高将领.
  左权将军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毕业后先后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军事,1930年回国后回到中央苏区。抗日战争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华北敌后抗战。1942年5月25号,在日军大扫荡中,壮烈牺牲。左权将军是抗战中我党牺牲的最高将领。

 

“左行之子”左太北

 
>>左太北近影
>>1952年6月1日,12岁的左太北随北京八一小学学生代表给毛主席献花,毛泽东拉着左太北的小手郑重其事地合影留念
>>2005年在北京政协礼堂
>>2008年12月17日,左太北与沙志强夫妇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李文涛合影留念


  2005年4月5日,是个不同寻常的清明节。今年适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坐落在河北省邯郸市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从清晨开始,就不断有人到此祭扫墓地。因为陵园里安葬的,都是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八路军烈士。

  从北京坐火车赶至的一对夫妇手捧鲜花迈进陵园大门,缓缓地向掩映在苍松翠柏当中的一座主墓走过去。墓碑正面,镌刻着周恩来亲笔题写的六个大字:“左权将军之墓”。“爸爸,我们看您来了!”伴着内心的呼唤,左太北把鲜花轻放在父亲的墓碑前。追思往事,她心潮起伏,百感交集……

 “我与父亲”

>>襁褓中的左太北
>>左权将军女儿左太北泪流满面紧紧拥抱父亲塑像,久久不愿离去


左太北和丈夫沙志强住在北京三里河一幢高楼的14层。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整理左权将军的资料。茶几上面摆放着左太北主编的《左权将军家书》。

“爸爸,1940年8月,您为我们娘俩赴延安送行,特抱着我与妈妈合影留念。那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看,在爸爸怀里的我笑得有多开心、多快活。出生不满100天的小孩,哪里知道这竟是和您的生离死别呢……”这是左太北在“写给亲爱的爸爸妈妈”当中的一段话。

左太北出生于1940年5月27日,是父母的独生女儿。因为生在太行山北麓,所以父亲左权给她取名“太北”。左权牺牲时,左太北不满两岁,父亲的形象在她的记忆当中十分模糊。直到懂事以后,她才知道,父亲1905年3月15日出生在湖南醴陵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岁时考入孙中山在广州主办的陆军讲武学堂,同年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留学于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伏龙芝军事学院。回国以后,父亲全身心地投入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英勇战斗在抗日最前线,是我军在抗日战场上阵亡的最高将领……

谈起父亲,左太北的心情很不平静:“我真切地感到,父亲深深地爱着我们母女。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我们将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我与母亲”

1982年5月31日,刘志兰把三份历史珍宝郑重地寄交给女儿左太北,其中有左权写给她的11封信。同时,刘志兰还给女儿写了一封信,回顾并倾吐了自己短暂的感情经历。以后,每当读起这些信,左太北都会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妈妈的信使左太北对父母间的感情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理解妈妈,更了解妈妈。“我妈妈从小生长在北京,和她的六个姐妹个个如花似玉,被誉为七仙女。曾经和彭德怀副总司令的夫人浦安修一起在北平师范大学女附中读书,参加过“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是学校的组织者之一。1936年投身革命工作,193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北平市西城区民先区队区队长。

“爸爸的牺牲给了妈妈很大的打击。年仅25岁的她,怀着巨大的悲痛独自抚养女儿,坚强地学习和工作。与爸爸仅仅一年多的幸福生活成了她心中永远的思念和永远的痛!”

1991年5月刘志兰被查出罹患淋巴癌,开始经受化疗的折磨。10月,病重的她用颤抖的手写下最后一纸文字:“人生实在过得太快了,坎坎坷坷,忧忧患患,直到闭紧了眼睛……”

母亲虽然去世了,但她把自己一生当中最最珍爱的东西交给了女儿,那就是她“保存了几十年”的左权的11封家书。2002年,左太北完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编辑出版了《左权将军家书》,以此来纪念自己深爱着的父母。

 “我的人生”

1965年,左太北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她的婚事,是一位中央领导的女儿帮忙促成的。沙志强比左太北大3岁,在河北农村长大,毕业于清华大学,父亲也是一位老革命。左太北笑着回忆说,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沙志强穿着一身旧军装,膝盖上补着两块大补丁,显得朴实真诚,成熟可靠。沙志强也很喜欢单纯诚恳的左太北。于是,两个人很快确定了关系。

左太北始终不忘父亲的高贵品质,在生活上努力向父亲学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总是热情地接待和接济太行山根据地的人民群众,并且为改善老区的贫困做了不少工作,办了不少实事。她经常留乡亲们在家里食宿,为此,她和沙志强一度花光了工资,工作几十年了没有任何积蓄,以至于前几年政府号召买公房,虽然折算工龄以后的房价很低,但他们依然望房兴叹,最后靠借钱才买下房子。如今,在他们居住的那层楼里,惟独他们家没有安装“防盗门”。左太北解释说:“我们家没有什么可偷的!”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左太北和沙志强双双从领导岗位上退休了。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寻访父亲战斗过的土地、研究和整理有关父亲的资料上。她说:“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在我的心中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父亲左权是一位真正的民族英雄,有一身宁折不弯的铮铮铁骨。正因为他是民族的英雄,中国人民会永远怀念他!”

>>2006年7月30日,“情系长征路——开国元勋子女重走长征路”抵达贵州省黎平县城。图为左权之女左太北在黎平会议会址所在的老街上留影
>>左权之女左太北为“情系长征路”活动题字签名
>>太北(左三)夫妇与儿女们在左权将军纪念亭前合影 >>丛台区关工委聘请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为沁河小学“左权中队”辅导员,并请她为师生们作报告,讲述左权将军的故事

 

 

 

 

中国韶山网视角

2008年12月17日: [ 首届毛体书法排行榜颁奖大会 ]
主席台嘉宾同唱东方红 毛新宇主席台就坐 与会代表集体合影
毛新宇出任中国韶山网总顾问 给毛体十佳颁奖
毛新宇博士讲话


11封家书让我泪流满面


左太北是左权将军的女儿。1982年,当左太北已经42岁时,母亲刘志兰交给她一件非常珍贵的宝贝,那是父亲写给母亲的11封信。
“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些信。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读着这些信,在睡梦中还高兴地见到了父亲。”

这11封信是左权将军当年送妻子和女儿去延安后,在21个月里陆续写下的,一共有12封(其中一封丢失了)。父亲牺牲时左太北还是个婴儿,因为这些信,父亲的形象在她心中渐渐清晰起来,从信中,她读懂了父亲对她们母女二人深深的爱。

“延安的天气,想来一定很冷了。记得太北小家伙很怕冷的,在砖壁那几天下雨起风,天气较冷时,小家伙不就手也冰冷,鼻子不通,奶也不吃吗?现在怎样?半岁了,较前大了一些,总该好些吧!希当心些,不要冷着这个小宝贝,我俩的小宝贝。”这是左权将军在1940年12月23日晚所写家书中的一段话。

1941年5月20日,左权将军在另一封家书中又写道:“差不几天就整整一年了,太北也就一岁了。这个小宝贝小天使我真喜欢她。现在长得更大、更强壮、更活泼、更漂亮,又能喊爸爸妈妈,又乖巧不顽皮,真是给我极多的想念与高兴。可惜天各一方不能看到她,抱抱她。”

每封信中,左权将军都关切地问到小太北,如今,已经满鬓风霜的左太北,感慨地说:“就在父亲牺牲的前三天,他给母亲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说,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左太北写给爸爸妈妈的信
珍贵的遗产 不尽的思念——写给亲爱的爸爸妈妈

60年来第一次给爸爸写信,桌前灯下,追思往事,心潮起伏,百感交集,满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
爸爸,1940年8月,您为我们娘俩赴延安送行,特抱着我与妈妈合影留念。那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看,在爸爸怀里的我笑得有多开心、过快活。出生不满一百天的小孩,哪里知道这竟是和您的生离死别呢!1942年5月25日,十字岭上日军一发罪恶的炮弹,夺走了您的生命。您的壮烈牺牲,震动了整个华北大地。太行山为您低头致哀,漳水河为您呜咽哭泣。而对我们娘俩来说,失去您,则是无法弥补的最大不幸。妈妈在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之中。当时我这个年幼无知的小丫头,又怎能体会这种折柱塌天般的痛心呢!后来我长大成人,才渐渐懂得,这是给我一生留下的巨大空白和缺憾。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结婚成家并生儿育女后,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当初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您和妈妈为我所付出的心血和艰辛!伴随着我终身的,是对您和妈妈永远的怀念。
爸爸,奶奶一直不知道您已血战捐躯的消息,大家都有意瞒着她。1949年夏天,人民解放军挥师湖南时,朱老总指示路过您家乡的部队要派人看望她老人家。当进入醴陵的部队高唱《左权将军之歌》,派人慰问奶奶时,才告诉她:“左权没有回来,我们都是您的儿子。”奶奶颤颤巍巍地摸出了一个布包,里面有1942年9月周恩来伯伯委托秘书钱之光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寄来抚恤款时的书信,有1949年3月叶剑英伯伯设法由香港转道所寄的一个金戒指和一两黄金。1949年12月,84岁的奶奶病逝,湖南省和醴陵县的党政军领导人及各界代表亲临送葬。她盼到了抗战胜利,看到了祖国的解放,并乐以终身。生育了您这样一位革命将领,劳累受苦一辈子的奶奶,得到了人们的爱戴和尊敬。
爸爸,您走了以后,党组织和妈妈对我非常关心。我在延安保育院长大。新中国成立后被送进北京八一小学、北京师大女附中读书,1960年被保送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1952年6月1日,我曾和八一小学的同学代表少先队员到中南海向毛主席敬献鲜花,并和毛主席一起照了相。周恩来伯伯在北京初次见我时勉励说:“你是左权将军的女儿北北吗?长得挺像你爸爸,一定要向你爸爸学习!”一段时间,我住在彭德怀伯伯家里,他和浦安修阿姨待我可好呢!政府发给每月二十元抚养费,他们都替我存着,直到1962年才亲手交给了我。有一次,彭伯伯回忆起您,深情地对我说:“你爸爸一定知道,那次敌人打的第一颗炮弹是试探性的,第二颗炮弹准会跟着来,躲避一下还是来得及的。可你爸爸为什么没有躲避呢?要知道,当时的十字岭上正集合着无数的同志和马匹,你爸爸不可能丢下部下,自己先冲出去。他是死于自己的职守,死于自己的岗位,死于对革命队伍的无限忠诚啊!”这些年来,每当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一想起您在那频繁战斗的环境里,您仍然刻苦顽强地学习、不知疲倦地工作和英勇沉着地指挥作战的情形,我就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与力量。1965年我从哈军工毕业,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如今我已退休。您的一个外孙和孙女都已成家立业,生活幸福美满。我们深深懂得,今天的幸福日子,都是您和那个时代的先驱者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呀!
1982年5月,妈妈把三份历史珍宝慎重地传交给了我,其中有您写给妈妈的11封信。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些信。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看着这些信,多少回我睡梦中高兴地见到了您。21个月里,您给妈妈写了11封信(可惜还有一封信遗失了)。从中我真切地体味到您对我们娘俩的挚爱,真是催人泪下!每一封信里都问到北北的情况:夏天,您给小太北带来热天穿的小衣服;冬天,您记挂着小家伙很怕冷,是否冻坏了手脚;儿童节快到了,您想着我“忙碌的准备”、“可能出席比赛”、“还可能获得锦标”;北北病了,您焦急地反复说“急性痢疾是极危险的”,“有病了必须找医生”,急切地询问病后恢复情形如何?您盼着孩儿快快长大、懂事,知道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战斗着……您在敌后十分艰苦的战争环境下,最大努力地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您对妈妈的关心体贴,是那样地至深至微:“自北北在你的肚子里慢慢长大,出世,直到现在,我深感做妈妈的艰难,过去没有经验,看得太简单,现在懂了,母亲为自己的爱子爱女实在牺牲得太多了。”您在牺牲前三天的最后一封信中,放心不下的还是我们娘俩,“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地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需人照顾的。”真是河深海深,比不过父母亲的恩情深!爸爸,您的这十一封信,是我今生今世最珍贵的宝物。
您的这些信穿过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爸爸,您一定记得您写的这些话:“敌人的政策是企图变我根据地为一片焦土,见人便杀,见屋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虽僻野山沟都遭受了损失,整个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敌人新的花样就是放毒,在军队指挥机关驻地,在某些政权机关及某些群众家里布满糜烂性毒质[物]”。“因为毒伤老百姓很死了一些人,伤的很多。”“大章同志的孩子寄养在群众家中,亦不幸遭万恶的鬼子连同奶妈一齐枪杀了。听说小孩被鬼子打了一枪后,痛苦了好几个钟头才死,真是可怜。”……一封封信,一桩桩事,都是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空前浩劫的铮铮铁证。然而,近些年来,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大势下,日本国内右翼社会思潮却逐步蔓延,企图通过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历史教科书、否定南京大屠杀等行经,掩盖给中国和其他亚洲各国人民带来慎重灾难的侵略历史。历史不容歪曲,警钟必须长鸣!
爸爸作为功勋卓著的抗日名将,周恩来伯伯称您是“有理论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朱德伯伯赞誉您“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军事建设、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方面,有极其丰富与辉煌的建树,是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方面见诸于书刊已经比较多了。但是有关您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情况还鲜为人知。您忠于民族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不管如何困难复杂的任务,也不管如何艰苦险恶的环境,对于工作,夜以继日,兢兢业业,从不推辞,勇往直前。您在生活上艰苦朴实,同士兵一样吃穿,抗战时期每月领5块前的津贴,没有一点私积,没有任何财产,从不为私人作任何打算,直到34岁才结婚。这些家书从侧面反映了您的高贵品质。正如您信中所写,“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来为我的事业而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在我俩分别的过程中,我并非不感寂寞、孤单,有时更极想有人安慰,但我决不以满足我之私欲来处理你的问题,我想这是夫妻间应有的态度”;“远隔千里,身处敌后确是‘爱莫能助’,你当能谅我。恳切地希望你为我及北北珍重自己的身体及自己的一切”……您对理想如此坚定,对家庭这样负责,又常以不能更多的帮助妈妈而难过不安。您的革命精神和道德情操,足以为后人之楷模。正如著名哲学家培根所说:“一切真正的伟大的人物(无论是古人、今人,只要是其英名永铭于人类记忆中的),没有一个是因爱情而发狂的人。因为伟大的事业抑制了这种软弱的感情。
爸爸,您为之奋斗并献身的事业,已经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21世纪之初的中国,正迈步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道上。您的家书,对于弘扬民族精神和革命精神,形成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促进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愿以此寄托我对你们深深的无限思念。
女儿 太北
2001年12月

关于我们  |  业务联系  |  留言簿  | 购物留言    |  毛家论坛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03 www.china-shaos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5001792号